晏子飞

话痨一枚,纯杂食,啥都吃,喜欢啥更啥,年更种子形选手或许不会更

生贺啊啊啊啊啊啊!

         祝,夷陵老祖生辰快乐!好了没有了就这样
























































































没了,真的















别翻了,真的没有了

































好吧,既然这样,那就往下拉吧╭(╯ε╰)╮


































今日,鼎鼎大名的夷陵老祖的生辰到了,四大家族可谓是人仰马翻,鸡飞狗跳(不是),整个修真界众说纷纭,什么云梦江氏宗主江澄因为没给夷陵老祖备生辰的礼品赖在床上不敢起来。什么兰陵金氏金家小宗主因为夷陵老祖的生辰礼品而不耻下问一个家仆。还有什么清河聂氏聂怀桑在听到夷陵老祖的生辰是今日后一个激灵把他最爱的山河扇给撕了。最后还有蓝家,蓝家,呃……对蓝家,蓝家真是异常的平静,不知道是对自家的禁制太有信心了还是怎么着,宗门前,规训石竟没有一位弟子看守,虽然平常也如此,但也不至于整个门派没有一个子弟巡逻吧!所以各路人马都在猜测蓝家肯定憋了个大招,毕竟魏婴怎么着也是含光君明媒正娶回来的吧,侄媳生日,蓝老先生估计也不会阻止,所以,综上:蓝家不是憋了个大招,就是一个大招憋在蓝家。总之,等呗!

         先说云梦江氏夷陵老祖生日从江家人手一本《关于夷陵老祖的喜好_____必修》来看就知道到底有多重要,于是江家子弟一大早连拖带拽的去敲宗主的门,结果宗主破天荒还没起,于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江家子弟们坚持不懈的在宗主绝望啊吼声中继续敲门,虽说不心疼门,但这也让来云梦找他舅舅的金小宗主看不下去了。霸气的一甩身后的金星雪浪披风道“都闪开,我来!”抬起脚正准备往不要钱的门上踹时,门开了,只见穿着里衣的江宗主一把勒住金小宗主的脖子,把他勒了进去“你是不是因为没给魏无羡准备礼物所以不敢出门了?!放开我!”这是金小宗主的最后一句话

         之后是金家,根据某个透露姓名的金家家仆蓝思追表示金总主回来后的表情可以用失魂落魄来形容,回到卧房后跌坐在床上问一旁洒扫的家仆“你说,我大舅生日,我送啥好呢?”家仆一愣道“回宗主的话,我认为,生辰嘛!贵不贵重,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宗主若有所思又问道“那是什么样的心意呢?”家仆回道“比如自己动手做……”“我才不给那个死断袖亲手做东西呢,去 ,给我找个南瓜,偶对,在来颗夜明珠!你看我不吓死他哈哈!”那家仆被打断只能道“呃……是。”家仆退出去后,还在为自己英明的决定而崇拜自己的金宗主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那个家仆,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啊!?

        再来是聂家,此时的聂宗主正在赏花,好吧其实就是拿着扇子站在秋风里盯着脚下一坨不知是花是草的东西。他叹息一声“哎!花儿又谢了。哎!又要大扫除了,累呀!”正在叹息的聂宗主看见一个家仆飞奔进来“报!蓝家蓝景仪来访!”正准备和着秋风和扇风让自己回神的聂宗主一个激灵只听擦啦一声,好家伙这下用不着清醒了“我的扇子!”于是一边整理自己一边认命道“走”哎!可怜的聂宗主……

         最后是蓝家,蓝家就不多说了还是老样子。好吧还是有点不同的比如:泽芜君便带着俩个小辈出去了,比如:彩衣镇比平常多出两倍的蓝氏子弟,比如破天荒陪他睡到巳时的含光君

        

         魏无羡觉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怎么着也得浪一天,不然多浪费啊!于是巳时一到,他就连缓冲都没有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身子底下还有个人,他抬眼往上望,眼睛一亮,直接起身坐在蓝湛身上“蓝湛!”蓝忘机一边把他掀掉的被捡起来披在他身上一边回道“嗯”于是魏无羡又趴回蓝忘机身上,他突然觉得,就这样在蓝湛身上趴一天也不错。结果刚趴下来,肚子就响了“饿了?”魏无羡回道“饿了,好饿,非常饿,我感觉我能把蓝二哥哥给吃了”蓝忘机早已习以为常只是道“先洗漱”魏无羡答道“好!”

         蓝忘机抱着他去洗漱走路上却一个小辈都没看到于是问道“今天天气真不错,怎的没看见那群小辈?”

         蓝忘机回道“兄长带着,有邪祟”

         魏无羡明白道“这样啊,为啥不叫上我啊”

       魏无羡一脸委屈,抬头看着抱着他的蓝忘机,蓝忘机也看向他,呃,好吧魏无羡知道了,不就是起迟了点嘛!

        洗漱完蓝忘机贴心的把饭菜摆好,把碗筷递给魏无羡,,魏无羡还在滔滔不绝的为自己辩解

        “起来晚了能怪我吗?我昨晚很晚才睡的,我要是睡早一点,肯定要跟去的,二哥哥你说,这能怪我吗?还有……”

吃完,玩闹到傍晚,蓝忘机抓着魏无羡的手道“跟我来”

“上哪?”

“弹琴”

“这是给我的生辰礼吗?”

“嗯”

“我过生辰,你就给我弹琴啊!”

“……”

“好,所以,去哪弹?”

“到了便知”

“可我现在就想知道”

“到了”

几句话的功夫,便到了云深不知处的最高点,那有个亭子,从哪可以看见整个彩衣镇颇有种遥望疆土的既视感,唯一不好的就是四周都被树木包围了,阴森森的

“啊!蓝湛,你蒙我眼睛做甚呀!”

蓝湛拿起抹额把魏无羡眼睛蒙住了

“听”

说着弹起了一首熟悉的曲子

听着听着魏无羡就枕在了蓝湛腿上哼了出来,如同当年,他哼给他听的一样

“魏婴,天黑了。”

确实是比先前冷了几分

“嗯,怎么,怕了?”

蓝忘机知道他又要开始说写荤话了也没阻止,只是把魏无羡抱到自己怀里,面朝彩衣镇

“魏婴,看”

抹额摘下的一瞬,整个世界亮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已经适应黑暗的眼睛突然见光被激出了眼泪还是怎的一行清泪划过

        已经飘上天的天灯正在发着光,明明隔了很远却还是能感受到炽热的温度,多久没这么温暖过了?好像每天都有,可,还是好暖,明明还没到冬天啊!怎么这么快就把暖炉用了啊!哈哈,用在生辰好像也不错。

        往下望去,彩衣镇的河道上,满是莲等,不比天上的差

         魏无羡回头正准备问蓝湛是不是他做的是,又呆住了刚才还阴森森的林间挂满了灯连正中间的亭子也满是光,随后,江澄,蓝曦臣,金凌,蓝思追,蓝景仪,聂怀桑,……一大群人一个个从树林中走出

                       

                  “生辰快乐!”

   

                       “嗯!”这条路,好像真的没有那么黑了,嘿嘿!

  



           

关于那些彩灯:   

彩衣镇

         “快点!马上就要来了!”“急急急,急什么急,催有用的话,早做完1031个了 ,三天之内能做完就不错了!还催!”

      “哎!行行行,快做”  

        彩衣镇一阵兵荒马乱,三天前,蓝家要订购1031个 天灯和莲灯,由于人手不够,所以蓝宗主便说那你们都来帮忙吧,忙完后大家一起放,顺便蓝某也欠你们一个人情,日后若有难处只管找蓝氏子弟。这才答应下来,于是三天终于在傍晚做完了。

        送完贺礼一大群人到山下放灯,说真的,魏无羡总感觉怪怪的,比如老是黏着江澄的蓝曦臣,老是缠着金凌的思追,和谐的景仪和聂怀桑

         应该是错觉,魏无羡一回头,便看见正在茶馆喝茶的蓝启仁对吗有一个穿着温家道袍的人!我去!

         “哎!蓝湛你快看”一回头,又没了?

         “怎么了?”

         “没什么看错了”

          “嗯。”

         

          远处桥上,一个黑衣人正在往那边看

           “道长,你看那有糖葫芦!”

          “坏东西,你是不知道道长看不见吗?”

           “要你管!略略略”

            “你!你信不信我一竿子怼死你!”

            “你来呀!”

            “你!”

             “好啦!别吵啦”

            当然这些,黑衣人是看不见的

          

         不远处     

         “大哥,你看这个怎么样?”身着金星雪浪袍的“人”指着一个香囊问道

        “嗯,好看”这个“人”确实一身清河聂氏道袍

         另一处

        三个江家道袍的人和一个金家道袍的人边走边聊

       年长的男人道“又是阿羡的生辰了”

       年长的女人道“你亲儿子生辰我都没见你这么开心过”

        年轻的女子道“好啦!阿爹阿娘,今天阿羡生辰,就不要再生气了!大不了阿澄过生辰时再去不就好了”

        一旁金家道袍的人连忙点头

         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啊!我写完了!终于,赶上了!明天还要月考,要命,还好我拜过花怜了。哈哈哈希望能多蒙对几题吧!最后

                 恭贺夷陵老祖生辰快乐!还望渣文笔不要嫌弃

           

小短篇

第一次写文
安嘉,慎入
沙雕小短文
a=安迷修
j=嘉德罗斯



第一幕(安撩嘉)

j:渣渣,你干什么?

a:哎,你怎么这么重?(抱起)

j:你这个渣渣,竟敢说本大爷重!想死吗?!

a:你多大?

j:九岁。

a:多少斤?

j:130……等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a:可你已经告诉我了啊。

j:wc!渣渣你嫌我重那就放我下来啊!

a:不许叫我渣渣,也不准爆粗口,你才九岁就130斤了,为了你的发育着想我得让你减肥。

j:去你M的安迷修!快放劳资下来,你的骑士道呢?别以为你比劳资高,劳资就打不到你!

a:不放!骑士道?遇见你时就被雷德吃了,打我?你舍得吗?

j:我,我怎么就不舍得了!

a:那你打啊?

j:你!

a:我?我的小祖宗啊预赛已经结束了,你悠着点不行吗?

j:我。(满脸通红,注意力全在,我的,俩个字上)哼,渣渣就是渣渣(扭头)

a:(笑)



第二幕(皮安)

j:渣渣,我饿了

a:叫老公

j:安迷修,皮痒?要不我给你挠挠?(大罗神通棍出现在手中,一颠一颠,脸上浮现出了河鳝的笑容)

a:好好好不叫,要吃什么?(拿出小本本记菜名)

j:汉堡!可乐!

a:面包,水果,蔬菜沙拉,果汁嗯(完全没在听)

j:喂!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a:嗯。嗯?你说什么?

(然后被打了一顿)



第三幕(依旧是皮安外加点撩)

a:(闭目养神,听到有脚步声睁开了眼睛)

j:渣渣,你在干嘛?

a:在想你

j:(脸红)

a:后面的石头今年几岁了

j:渣渣,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宝贝(面色阴沉)

a:什么?(走过去)

j;肆虐天地吧!大罗神通棍!

a:流焱凝晶快跑

j:你给劳资站住!

(追上后被暴打了一顿,并且哄了半天,怎么哄的?嘉总表示不会给你们听的)

番外(流焱:l  凝晶:n)

n:mmp劳资不干了(▼皿▼#)

l:怎么了?

n:你说怎么了,一天到晚踩着劳资到处溜达,劳资也是要面子的!

l:(沉默)

n :怎么了?

l:(面色阴沉)

n :(咽口水)你别生气啊,我就吐槽一下

l:别说了,搞得跟我不要面子似的,踩着你还好,注意力全tm在劳资身上,劳资跟个sb样在他四周转圈,他不晕,我tm也不晕啊?我tm不要面子呀?!

nl:唉!

n:罢工吧!

l:好

a:你们(面色阴沉)

(后来根据某BGM:骑士精神回忆,那一天俩把剑,其中一把被某为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安先生踩扁了,另一把的手持处被栓上了一根绳子以顺时方向在空中飞翔还是某大罗神通棍亲自动手的……)